首页 > 人物
邓飞的“公益帝国”
发布时间:2013-10-24 22:16:04   文章来源:中国慈善家   浏览次数:2284

                                               

      邓飞,1978年生,湖南沅江人。曾任凤凰周刊首席记者,现为《凤凰周刊》编委、记者部主任。“微博打拐”发起人,“中国贫困山区小学生免费午餐”发起人。

      一个调查记者,短短两三年内,迅速变身为“公益王”,各界资源争相向他汇聚,他似乎变得无所不能。他究竟掌握了怎样的魔咒?

      《公益的力量》是中央电视台推出的首档关注企业社会责任的大型公益对话栏目。解读社会热点话题,剖析企业社会责任问题,讲述企业奋斗历程,树立企业公益典范,突出企业社会责任重要性,践行中国梦,传递正能量!
      《公益的力量》栏目官网:http://www.cctvgydll.com
      《公益的力量》新浪微博:@公益的力量
      了解更多请立即关注《公益的力量》微信公众号:cctvgydll,也可用手机扫一扫二维码

  

  最近一段时间,邓飞正忙着筹备申请他的第七个专项基金—中国儿童安全基金,该基金将专注于女童保护,防止女童被侵害。今年上半年,以海南一小学校长性侵女学生为发端,全国各地频频曝出校长、老师、官员性侵女学生的案件。邓飞已为人父,有一个女儿,看过这些报道,他痛恨不已。

  “看到孩子挨饿,我做免费午餐;看到孩子没钱治病,我做大病医疗;看到女童被性侵,我做女童安全;看到候鸟被杀戮,我挺身而出⋯⋯为什么是我呢?我很庆幸,我既有理性的一面,也有感性的一面。”邓飞说。

  在过去的两年内,邓飞先后发起成立了六个专项基金:微博打拐基金、免费午餐基金、中国乡村儿童大病医保公益基金、让候鸟飞基金、中国水安全公益基金、暖流基金。

  中国没有谁能像邓飞这样,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促成如此多的公益基金。他自己也承认,做得太快、太多,以至于现在想找一个替身。“幸亏是在做善事,如果是做企业,现金流、资金肯定会出问题。但我们做的是无本生意,只要做得好,就能得到支持。”

  在做免费午餐基金之前,邓飞是一个调查记者,供职于香港的《凤凰周刊》。从事调查记者十年,他写过一些颇有反响的报道,在媒体圈获得了一定知名度。自2011年4月在贵州一所小学发起免费午餐之后,更多的贫困地区学校竞相向他表达诉求,更多的资助也纷纷向他聚拢,他不得不由一个专职记者转变为专职公益人。很快,他的能力和才华,在曾经全然陌生的公益领域展露无遗。

  邓飞几乎总是一个人在战斗,却赢得了广泛的支持。来自全国的知名媒体、当红影星、企业和企业家,都信任、支持他,或捐钱,或赠物,或提供平台。在接受《中国慈善家》专访时,邓飞表示,自己要成立一个“大客户部”,以管理这些提供大额资助的企业和企业家。

  “我调动了中国最多的资源。”邓飞说。正是这个原因,让他异军突起,迅速走红,成为民间公益领域最为知名的人士之一。短短两年中,他获得了200多个奖项,家里的书柜上摆放得密密麻麻,仍然放不下,只好摆在办公室。以至于他现在对国内奖项有些麻木,只想在国外再拿几个奖。

  对于现状,邓飞并不满足,他计划明年再做一个公益基金,为贫困地区的孩子赠送平板电脑,让他们轻易便能读到课外书籍。“做完这个,我暂时没有想到再做其他。做这七个就行了,到此为止。”邓飞补充说,“当然,以后还会有很多项目,那时我就通过平台做,把自己从执行者变成教导者、组织者—我提出一个项目计划,一帮志愿者按照我的模式做组织、做标准、做流程,然后执行。”

  撬动大企业

  去年,邓飞和他的公益团队有了独立而固定的办公室。办公室位于北京复星国际中心一层,距东三环仅500米之遥,离繁华的商业中心国贸也不过5000米。此前,这里是复星国际中心的储物间,“为了支持我们,复星的老板郭广昌把它改装成办公室,捐赠给我们使用。”邓飞说。这个近200平米的空间,市场租价超过50万元每年,室内所有设备都来自捐赠。装修是深圳一个手机公司捐资完成的,办公桌椅是上海一家公司捐资购买的,空调是凤凰网捐赠的,豆浆机是九阳公司捐赠的,电灯是雷士照明捐赠的,为免费午餐等基金提供免费独立审计服务的天职国际会计事务所,则捐赠了多个柜子。

  免费午餐大获成功后,吸引了众多大企业和企业家的关注,募款变得容易起来。5月28日下午,在本刊采访邓飞的同时,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以下简称“中储粮”)的领导正等待与他商谈捐赠事宜—他们将捐赠价值100万元的食用油,用于支持免费午餐。一年前,中储粮已经为免费午餐捐赠过价值100万元的食用油。

  免费午餐刚启动时,邓飞曾在微博上探讨通过微博进行公益拍卖的可行性,阿里巴巴集团首席市场官王帅看到后,主动打电话联系邓飞,希望在淘宝上建一个公益店,邓飞当即应允。后来,阿里巴巴为免费午餐的淘宝店免去了入驻淘宝商城的佣金,并取消了销售商品类目的限制。

  邓飞已记不清提供过捐赠的企业和企业家的具体数目,而获得捐赠的因由,既有企业或企业家主动提出,也有邓飞主动“索要”。

  2011年9月,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的新浪微博粉丝超过400万,之前他曾承诺,每增加100万粉丝,就捐出100元。按照承诺,他得捐出400万元。最终,他选择了4个公益项目,各捐100万元,其中就有免费午餐。而此时,免费午餐成立不过5个月。10个月后,史玉柱的微博粉丝超过1000万,他又得捐款了。但是这一次,他并不心甘情愿,发微博称:“项目难找,善款容易在中间环节流失,媒体喜欢骂,职能部门找茬儿,网民喜欢起哄,很多人潜意识里认为,慈善就是作秀。”邓飞看到后立即跟进评论:“好消息!恳请柱子哥再捐100万元给我们今年大病医保项目。”4天后,史玉柱就向该项目捐赠了200万元。

  “做免费午餐以后,我经常去很多场所,见到一些所谓上流社会的人。他们听说我是邓飞,很惊讶,他们做不到的事情,我做到了。然后我就跟他们讲自己需要哪些帮助。”邓飞向企业家募款,从没碰过钉子。见到新浪CEO曹国伟时,邓飞直接提出,“我要到处飞,需要机票支持。”曹国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此后,不管邓飞飞到哪里,机票钱都由新浪出。

  在光线传媒出品的电影《人在途之泰》票房创纪录地破12亿元后,邓飞见到了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他问王长田,光线传媒赚了多少钱,王长田答3亿。“我就说,那你追加捐赠100万吧。他答应了。”在之前举办的“美丽童行慈善之夜”上,王长田已为大病医保项目捐赠了近百万。“我们准备在今年的年会再让他捐。你写一下,给他提个醒。”邓飞说。

  无论身处怎样的活动,见到怎样的大人物,邓飞从不露怯,他认为自己气场十足。正是这种自信,让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跨界合作

  免费午餐做了半年之后,国务院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由中央每年拨款160多亿元,按照每个学生每天3元的标准,为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提供营养膳食补助,惠及680个县市的约2600万在校学生。事实上,3元的标准,正是借鉴自免费午餐。

  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前司长王振耀曾高度评价邓飞的免费午餐:“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取得如此大规模的政府回应,这不仅是中国慈善史上绝无仅有的,就是欧美一些国家也没有。”一个绝无仅有的成功,显然不是透明、专业等词汇可以简单概括的,它其实更多得益于邓飞的策略。

  如今,免费午餐已与邓飞个人划上了等号,而一个几乎被忽略的事实是,在免费午餐创办之初,邓飞曾联合500名记者、22家媒体共同推动。身为记者,邓飞了解媒体的力量。当全国各地的数十家媒体都集中报道一个项目时,其知名度和影响力会瞬间爆炸开来。

  合作,在邓飞后来成立的基金里有更淋漓尽致的体现。而且,合作的对象已经跨越媒体,跨界合作成为主要方式。

  “2012年做儿童大病医保时,开始发生变化,我的发起人由记者变成了总编辑。然后实现了跨界。”邓飞说。在儿童大病医保发起人名单上,既有《南都周刊》总编陈朝华、《华夏时报》总编水皮、《中国周刊》总编朱学东、《晶报》总编胡洪侠等媒体大佬,也有著名主持人张泉灵、邱启明、赵普、华少,更有复地集团董事长张华、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万事利集团总裁李建华、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等企业家。邓飞还邀请了两位著名学者担任顾问,一位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一位是中国政法大学冯学易法学院副院长何兵。“我只是在他们边上做点吆喝,站台。”许小年说。

  这些来自各界的大佬在微博上的粉丝动辄百万,乃至千万,为邓飞的公益基金提供了难以估量的免费宣传。这一点,邓飞毫不讳言,“我们要联合的就是优势资源。”他认为,跨界合作是一件共赢的事情。

  发起水安全公益基金时,邓飞大胆喊出一个口号:要把污染企业和不作为的官僚送到监狱里。这个口号下的行动具有一定的法律风险,同时,污染、环保都是专业问题,于是,邓飞联合了法律界和环保界的专业人士,“这是一个复杂、综合的问题,我们会有意识地跨界合作。”

  谈及自己的动员能力和成功,邓飞说,“鬼使神差,非常偶然。当然也有它的必然性,就是必然要有人来做这件事,这个人能够联合各界,让大家都愿意参与。”

  要什么有什么

  采访中,邓飞打开苹果手机,向记者介绍自己如何使用新技术。过去他利用微博和QQ群,现在则是微博和微信。“你看,我桌面上有三个工具,微博、微信和QQ邮箱。这是一条龙。微博的社会面大,我所有的资源都来自于它。每次我要做什么,一声召集,无数的人统统蹿出来了。”在邓飞眼中,微博就好比一个人、财、物的海洋,在里面打捞完资源之后,再在微信里进行加工。由他发起成立的公益基金,都有专门的微信群(以前则是QQ群)。

  微博让邓飞感觉如鱼得水,他做调查记者时无力改变的事情,在微博上却可以推动。微博既是邓飞结交各色人物的地方,也是他调集资源的地方。他就像个统帅,在微博这个中军帐里发号施令。“捐款账号在微博上一公布,马上就有人捐款;需要志愿者了,在微博上一公布,马上就有人响应。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他说。

  出于一种对技术的敏感,邓飞总是“站在时代的最前沿拥抱新技术”。敏感、创新,帮他抓住了一次又一次的募款机会。

  5月27日,邓飞和李彦宏等人共同启动“公益一小时”活动。“公益一小时”由百度和百度联盟发起,活动期间,网民只需登录百度首页,搜索“公益一小时”,点击送祝福,百度联盟与中国平安就会以网友的名义为大病医保捐赠3.75元。一小时内,超过58万网民送出了祝福,百度和中国平安联手捐赠近220万元。去年,“公益一小时”为免费午餐筹集到108万元。

  在这之前,邓飞早已玩转“微博公益营销”,一些大企业纷纷找他合作。2012年年底,苏宁易购开启“一爱到底”公益营销:每转发一次,苏宁捐赠一元;每购买一件电器,苏宁也捐赠一元。活动上不封顶。根据苏宁易购和邓飞签订的协议,该活动募集的部分善款将捐赠给邓飞的四个基金。邓飞信心满满地在微博上卖力高呼,“拼下1000万转发量!”最后,销售商品达835.7万件,微博转发达63万次,苏宁易购向邓飞捐赠200万元,其中,微博打拐20万元,免费午餐40万元,大病医保40万元,让候鸟飞100万元。苏宁董事长张近东亲手将钱交给了邓飞。

  最近,汤臣倍健淘宝官方旗舰店对公益营销的“玩法”进行了创新:当淘宝用户捐赠的淘金币总数额到达1亿时,汤臣倍健就向免费午餐捐出100万元善款。

  在微博和网络的助力下,自2011年4月正式启动至2013年6月底,免费午餐基金募款已超过5725万元;自2012年7月正式启动至2013年7月,乡村儿童大病医保公益基金募款已超过1445万元。

  然而,邓飞现在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今年以来,微博用户活跃度大不如前,借助微博公益营销募款,正面临挑战。6月1日,北京现代推出“爱的午餐”活动,凡转发一条就捐赠一元,同样上不封顶。邓飞高呼,要“暴风骤雨转起来”。但最终,该微博只获得3万多次转发。

  尽管如此,邓飞仍信心不减,“微博就是衰败、衰落了,也足可以满足我的需要。对此我们不会担心,同时也做好了其他准备。比如现在微信很厉害,我们也会投入精力。”
  产业化
  4月20日,邓飞走进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校园,成为该校EMBA2013级新生,学费64万元。他破例拿到了两份奖学金,一份是媒体人奖学金,一份是院长奖学金,总共47万元。另外仍需支付的17万元,许小年资助了15万,余下的2万,邓飞自己承担。“我觉得自己还是要投点资,不然就不会珍惜。”邓飞说。
  去中欧读书,是许小年的建议,“邓飞的团队成员很年轻,干劲都很足,但在管理经验上还要有一个积累的过程。他到中欧系统地学习一下,对团队的发展很有帮助。这也算是我间接地支持民间公益事业吧。”
  邓飞明白,许小年是希望他能变得更加严谨、专业、规范。“读书后,最大的感受是决策更加精准。以前做决策,靠的是想象力、天赋和直觉,现在更多的是靠数据、图表和事实。”
  另外一个改变是,他开始用经济和商业的眼光,重新打量公益项目。目前,邓飞正努力把针对乡村儿童的四个公益项目整合为“乡村儿童的公益联盟—中国乡村儿童联合公益”,希望以联合体形式统一行动。为此,他委托杭州的通策集团开发一个类似天涯的公益社区,将于8月26日正式对外发布。“公益社区是一个集群,只有集群才能发展。这样就能进一步提升中国公益的产业化。我就是想把公益产业化。”
  在邓飞的设计中,这个公益社区网站将超越传统,更强调可视化。“打开网页就是张地图,地图里覆盖着所有你想要的信息,我要让这些信息更加可视。”邓飞描述称。
  网站建好后,邓飞发起成立的公益基金将成为首批进驻项目。然后,所有愿意帮助乡村儿童的人和资源都可以进来。“它将变成一个卖场,每个人进来之前,我都会先审查,进来之后我还要监督。然后再跟我们的项目摆在一起,接受挑选。最终形成一个集群的效应。”不远的将来,那些想要帮助乡村儿童的人,都能在这个社区网站上挑选自己喜欢的公益品牌。
  “通过这个平台,我就能逐步集合对乡村儿童的所有支援,大家可以一举解决留守儿童的问题。”对于中国6000万留守儿童的未来,邓飞表现得信心十足。
  我就是记者
  两年前本刊采访邓飞时,他曾说:“我们得到的知识营养和价值观,来自于传统社会的侠,这是‘70后’的思想根脉。”1978年,邓飞出生于湖南沅江,《三侠五义》《说唐传》,还有金庸的武侠小说,为他提供了精神养料。浓眉、目光犀利,光从外表看,邓飞确实有一股子大侠的气质。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做记者时,他揭黑,拍着牛屁股走,收效甚微;做公益人之后,他建设,牵着牛鼻子走,影响日彰。但是,国内的公益环境并不成熟,许多人紧盯着公益机构,质疑、批评无法避免。好在调查记者的出身,让邓飞在公益上游刃有余。“做调查记者,我学到的最大本领是避险—如果文章没写好,我就成被告了。所以要诚实,不能撒谎。”为了避险,他绝不在六个基金里拿工资,仍然在《凤凰周刊》领着1.5万元月薪。
  最好的避险,则是没有敌人,人人皆是朋友。比自己年龄大的,他喊大哥;比自己年龄小的,他喊兄弟。“如果所有人都是我的朋友,还有什么事做不好?所有人都愿意跟你一起努力,只是为了这个国家,这个时候你是不是感觉很温暖?”
  近几年,由媒体转做公益的记者不在少数,例如《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发起成立大爱清尘基金,《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发起成立深圳龙越慈善基金会,《南风窗》记者陈统奎成立海口博学生态村发展理事会,《时代周报》记者高战创办格莱珉中国计划⋯⋯他们都在各自的公益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但论影响力,无一人可与邓飞相匹敌。
  熟悉邓飞的著名调查记者石扉客曾在微博上调侃称:罗昌平和龙志是湖南人里头两个天生做记者的,邓飞是天生做公关的,欧阳洪亮是天生做牛郎的,杨潇是天生做徐霞客的。石扉客提到的这几个人,都是湖南人,也都是调查记者。石扉客对邓飞的总结颇为精准,但邓飞也并不否认,自己脾气暴躁,经常骂人。
  短时间内就在公益上取得了少有人企及的成就,但邓飞认为,自己是左手记者、右手公益。“一手做善良柔软的公益,一手做尖酸刻薄的舆论监督。”当然,现在的他已没有时间采访写稿了,他的记者身份更多体现在微博上—他不断转发各类社会问题,并给予评点。
  “涉足公益刚两年,我就把公益界弄了个天翻地覆。我想我还是要克制一下,不要太嚣张为好。在各种声音面前,我要非常克制,不能忘记自己是什么人。我是记者,不是什么名人,不是公益人。我就是一个志愿者,用专业知识给中国公益界注入新的力量,带来新的方法。”邓飞说。

                                                                                                                (责任编辑:@知名疯子)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公益营销第一平台

 

    践行中国梦,传递正能量!

   《公益的力量》是一档公益名人、慈善家、企业家共同探讨公益事业发展状况的大型高端公益访谈节目。每一期围绕社会关心的教育、扶贫 、环保、节能、儿童、医疗、就业等问题进行阐述和讨论。

    紧紧围绕社会责任感的主题,着重强调各行业企业家对社会责任感的深层次理解并身体力行,讲述企业成长奋斗历程,体现企业社会责任感和公益精神,传递企业正能量!

    树立爱心企业家典范,突出企业社会责任影响的作用,为企业在社会中树立公益形象,用公益营销带动企业发展。


   《公益的力量》栏目官网:http://www.cctvgydll.com
   《公益的力量》新浪微博:@公益的力量
    了解更多请立即关注《公益的力量》微信公众号:cctvgydll,也可用手机扫一扫二维码

   

你也可以分享到:
22.1K
    关于CCTV  |   栏目介绍  |   站点地图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媒体合作  |   播出平台  |   广告服务
    中央电视台《公益的力量》栏目组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72000号-9